回忆里寂寞的香气,农村青年的爱恨情仇

时间:2019-10-20 17:12来源:两性话题
幸福的爱情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爱情各有不幸。 在家和母亲闲聊,说到以前的保姆。她现在还在一个朋友家里做,但母亲极力促成的一桩姻缘,终究没成。 “梦中人,熟悉的脸孔,你

幸福的爱情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爱情各有不幸。

在家和母亲闲聊,说到以前的保姆。她现在还在一个朋友家里做,但母亲极力促成的一桩姻缘,终究没成。

“梦中人,熟悉的脸孔,你是我守候的温柔”,三十年过去了,你的影子一直在我心中,不曾离去。借用微信的流行,我在同学群里找到了你,我只想问问:你还好吗?“当年我暗恋你”当你的文字出现在我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这句话应该是我写的,我坦诚地告诉你。人生真是无数偶然的结果,只差一句话,一种特定的幸福就瞬间消失,转而成就无数其它可能的幸福。那晚,我泪湿枕巾,心很痛很痛。三十年前,我上五年级,来到了邻村的小学,你是邻村来的女生,你衣着得体,有些孤傲,很少笑,但笑起来很灿烂。不知为什么,我一眼就看上了你,并深深地藏进心窝里。美是因为爱才去定义的,那是我最朦胧的想法。我很想多看你几眼,但我不敢,我怕被人家发现,怕你被人家说闲话,怕你受伤害。每天上学路上,我都希望偶遇你,和你说上几句话,那真是很美的事情,可这样的奇迹没有发生过。江南春雨不眠的日子,我偶尔会在细雨里狂奔,拼了命地想你,我想我有点轻微自卑症。寒假暑假我都等着开学,只为了看你一眼。六年级,很幸运又和你一个班,可惜没有和你同桌,神没有和我同在。民主选举,你选了我当班长,我当选后,乘机向你说了声谢谢!你说你就是那个时候暗恋上我的,你真傻,喜欢那么个衣衫褴褛的穷小子,我真的想象不到。油菜花开的时候,我摘了朵最大最美的油菜花,要送给你,可是在到学校之前,我就把它丢了。我是个懦弱的人,打起仗来,我一定是个逃兵,我一向很自卑。初一去了镇上的中心学校,八个班,你四班,我三班。我经常借检查眼保健操的机会来看你,你看起来有些忧郁,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也阴阴的。要好的小伙伴们回家路上一起放野火,玩到高兴之时,会互相追问喜欢哪个女生。我说我还是喜欢原来那个。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原来那个就是你。初二我们不同村的又分到了不同学校,那一年,整年都没有你的影子和消息,我埋头读书,过得极其苦闷。初三我们又回到了同一所镇上中学,我和你不在一个班,但偶尔能见到你,心中欣喜,有你在身边就好。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初中毕业就很难再见到你了。再见你时,我已经开始上大学了,在村里的公交车站等车子时,遇见了同样等车的你。还是熟悉的你,但你已经是小女人的模样了,白羊毛衫衬托出白里透红的脸,害羞又妩媚。我心里很慌,感觉要失去你了。怕自己太轻佻,我没敢问你要联系方式。你说,那天之后你伤心了很久。我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是我真诚告诉你我喜欢你的勇气,由此我得到了最重的惩罚,和心爱的你擦肩而过,如此的思念用了三十年。“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爱是什么?爱是每个人按照自己情感需要,去阐述爱的定义的一个过程,不容置疑,那些日子,你是我的女神。你最美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我最帅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生命就是这样的痛。高中我没有谈过恋爱,大学我没有谈过恋爱,我很孤独,难以言表的内心深处的孤独。有时会幻想拉你的手在校园里行走,那也只是好梦一场。再后来,我遇到了非常好的太太,也有了非常聪明可爱的女儿和儿子。我成了家庭的核心。人应该是自由博爱的,我不需要把你忘了,你也不用。但我不负人,那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由选择。我心坦然。我和你同姓,我们的姓是周围几个村的大姓,我们应该拥有同样的血缘因子,也许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我们彼此不亏欠什么,为了那曾经寒冷的孤独,我们互欠一个温暖的拥抱。秋风起时,把你的马尾辫扎好。这篇文章我不想让你看到了,怕你再哭,因为你一哭,我心里的整个世界都荒凉了。10/8/2017

小时候村里有个年轻小伙子,名军,年长我十二、三岁,我叫他军哥。人不高但挺精神,能说会道,非常幽默,与邻村的冬菊定了亲。冬菊姐姐长得非常漂亮,说话尤如敲银铃般的好听。

保姆是近郊区的农民,六十多岁。丈夫早逝,也有儿女,但还是一直在外面打工。前些年在我家做小半天,还兼职在另外两家做,很忙。我家事情比较少,所以常常聊聊天。我母亲知道她单身,而且很想再找个伴,就留心了一下。

那时候也没什么夜生活,一到晚上村里的年轻人和孩子们便去军哥家听他讲笑话,他家成了村里孩子和年轻人的娱乐中心。

我母亲没为我们的婚事操心,以前倒是促成了别人的好几个姻缘。她的老龄人熟人很多,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也是很想找个伴。一撮合,两人就开始来往了。

本村的翠花,小家碧玉,长得非常秀气,尤如一绽放的荷花。她被许配给王家村的福贵,福贵是个老实巴交的年轻人。

虽是老人,也不乏浪漫。开始是约会,后来就几乎每天一起晚上散步,互送礼物,很是温馨,几乎都要谈婚论嫁,准备办事了。不过这是去年春夏季的事。

翠花很活泼,经常在大队戏班子里排戏,一来二往便与军哥混得如㬵似膝,难舍难分,他们最终没能控制住情欲,跨越了道德底线。

后来不知为何,老头突然冷淡下来。不再主动找她,她约老头也推辞不去了。她不太明白原因,让我妈去问,也问不出为什么。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回忆里寂寞的香气,农村青年的爱恨情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