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欲望和幸福,上百中国女留学生东京上门卖

时间:2019-10-16 16:50来源:两性话题
从“红颜知己”,“情人”,“情妇”,“二奶”,到今天的“小三”这么不堪的称谓,可以看出这一类特殊女人的历史轨迹和命运的变迁。 欲望是物质上的需求,而幸福则是精神上的

从“红颜知己”,“情人”,“情妇”,“二奶”,到今天的“小三”这么不堪的称谓,可以看出这一类特殊女人的历史轨迹和命运的变迁。

欲望是物质上的需求,而幸福则是精神上的体现。从出生到离世,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即使是出家人或者是信教人,都不能例外。因为只要人活着,衣食住行都是离不开物质的。今天喝稀粥吃咸菜,明天有米饭炒菜就会高兴。但后天要是有满汉全席那也不能拒绝吧。一个人物质上的追求是很容易达到的。但一个人的精神上的满足就比较复杂,幸福感是动态的效果。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环境的变化,幸福感也在变动着。

图片 1

她可以是庞巴度侯爵夫人,爱玛汉密尔顿夫人,黛安德波迪耶,爱玛包法利,乔治桑,香奈儿,西蒙波娃,玛丽莲梦露,卡米拉帕克鲍尔斯,莱温斯基,也可以是西施,貂蝉,蔡文姬,李师师,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董小宛。

只有当人们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人才会变得平和。只有当人们的感情有了归宿,人才会感觉到幸福。

《“卖淫、炫富、滥交”的中国留学生,真如此不堪?》一周前,“环球风云”的这篇文章自诩这两年,“留学生”几乎是网络上最戳看客G点的关键词之一了,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条新闻——《华裔男子雇多名中国女留学生东京卖淫,专接待外国客》 跟日本、卖淫沾上边,这事情立刻变得耸动多了。评论区的论调不难想象:好嘛,堂堂的姑娘怎么不学好?你爹妈花钱送你去留学就是为了学这个?

当然,她也可以是赵姨娘,郭美美,汤灿,张伟杰。

1. 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让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伯父家的堂哥跟我显摆一个放大镜。那是由几个不同倍数的放大镜串在一起。一个个都可以掰开,像把小扇子。它的最好玩的地方是,对着太阳,调好距离,就可以把纸给烧个窟窿。想一想,用它可以把一个纸壳或木板烧成各种图案,那有多好玩儿呀。我跟堂哥借,他不借。买,他不卖。他唯一的就是想跟我换我的那把纸炮枪。我的那把纸炮枪是黑色金属壳的。像真的54式手枪。那是我爸爸不知从哪里给我买的礼物。我小时候跟爷爷长大。对爸爸不是很亲近。但这把纸炮枪让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的。那我是绝对不会跟堂哥换放大镜的。所以我就得不到放大镜,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很烦躁和闹心。郁闷了相当长时间。

同日,倍可亲频道亦刊发了源自“环球时报”的《日媒:多名中国女留学生受雇东京卖淫 专接外国客》的报道。文章说,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该案新进展爆料,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日本法律禁止上述人员进入色情领域打工服务。云云。

女人而沦为情人,或因缘巧合,或迫于淫威,或自觉选择。她可以是贵妇,也可以是奴隶;她可以是为人妻为人母,也可以是终身不嫁的老姑娘。

还有一件事情是对我一生有重大影响。可能是在中学的什么时候吧,看到一张画或是照片,天安门前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我眼盯着那张画,真的非常非常羡慕那个骑自行车的人。我心里就想呀,要是有那么一天我也能在天安门前骑自行车,那该有多美好呀。如果有人说人人生来平等,我就跟他急。那可能吗? 后来去北京上学。毕业后又留在北京工作,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可能有一两年都是眉开眼笑的啦。真的是高兴的走路都带风的。心里就特别的平和。要是有人骂我,我可能也不会动气的。哈哈。。

上百中国女留学生在东京卖淫,而且,据上述两文透露,在2008年1月至今年2月被取締营业至今,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这条消息的标题太大了。

情人与合法配偶,既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又是一枚铜币的两面。

2. 我们那个时候5-60年代出生的人,可能大多数人都没有过初恋。基本上都是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才开始恋爱。好处是主题明确,直奔结婚这个目标。但这样的恋爱,即使是有爱情,但在感情上显得比较薄弱。没有归宿感,也就没有那种情切切的幸福感。所以我们8-90年代来美国读书的人,无论是正当龄的单身男女,还是两地分居的夫妻,在真正的自由世界里,没有了家庭和社会道德上的压力和禁锢,精神和身体都放得开了。往往异性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举动,都会让人心跳到心动,心揪到心醉。感情上的冲动就会胜过理智上的束缚。当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才真正打心眼里体会到爱的波澜壮阔。干柴烈火,点燃了爱的希望。也就有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幸福感就顿然而生。但是,这样的爱情却让多少个家庭都破碎重组。又有多少人身心都受到冲击和创伤。然而,思前想后,下定决心勇敢地冲破牢笼的人还是少数。

“环球风云”的文章报道说,犯罪嫌疑人孙伟伟以留学身份来日,非法雇佣约100名会说中文和英语的女孩从事色情服务。确实有一个21岁的中国女学生因卖淫被捕,但这和直接断定“上百名卖淫者多为女留学生”,差得还是有点多吧。不难想象,新闻下面上千条的口水战,也重演了这些年国内网民和留学生这两个被割裂开的群体的针锋相对...

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就说过,“婚姻之枷锁是如此沉重,往往需要两个人扛起,有时候还得三个人呢!”

人到了中年,夫妻双方能有多少人还有剩余的爱情和激情?说好听的,是柴米油盐把爱情磨合成了亲情。说不好听的,就是双方都没有爱情了。这种话说出来好像很刺耳扎心,但事实就是如此。不要欺骗自己,也不要麻醉自己,更没必要去道貌岸然的装。很无奈,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就是两人搭伙过日子嘛。神情落寞百无聊赖的混日子。那样的活法还有什么意思?人生苦短,还有什么比能追求感情上的归宿更有意义呢。人到了5-60岁,心灵上的沟通要比肉体的触摸更能让人享受。想想看,一想到有个人在爱恋着你,一想到你在爱恋着一个人,是不是心里就暖哄哄的踏实了? 不管你是否承认,那对身心都是有益处的。爱的激情产生的幸福感也会让人长寿延年的唻。人到了7-80岁,可能就会为自己当年的胆怯畏缩,瞻前顾后,无所作为,而悔恨终生。后悔药是没有的。

图片 2

英国百万富翁SirJimmyGoldsmith曾经说过,“男人与他的情人结婚,就自动腾出了一个空缺。”他临终时环伺在侧的不仅有妻子,前妻,还有情妇们。

记得王朔在给他女儿信中有一句话:“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仔细地琢磨一下,这可是话糙理不糙的耶。。。哈哈。。

“环球时报”的文章则详书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警方称,孙伟伟经营的这一家卖淫女性派遣店主要将短期来日的中国人女性派往情人旅馆或高级酒店,提供给外国游客嫖宿。其通常的做法是,孙伟伟将持有旅游签证或其他短期来日签证的中国卖淫女从机场接到东京都新宿区和丰岛区的临时住处,然后向嫖客兜售这些卖淫女,获取利益。

一部情人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爱恨情仇争权夺利的人类欲望史。

图片 3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聊聊欲望和幸福,上百中国女留学生东京上门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