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和依靠,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

时间:2019-10-22 18:19来源:两性话题
我家的欢乐理工男 宁娴落寞的坐在那里,窗外那条树荫簇拥着的小土路上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她的眼里没有亮光,只有伤感和不懂。那些在旁人看来再明了不过的现实,在她那里是一道

我家的欢乐理工男

宁娴落寞的坐在那里,窗外那条树荫簇拥着的小土路上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她的眼里没有亮光,只有伤感和不懂。那些在旁人看来再明了不过的现实,在她那里是一道难以解答的问题,没有原因,只有结果。树叶上跳动着午后日光的余晖,阴阴暗暗光光亮亮的在宁娴的脸上变幻着。

梦想和依靠

前些天看文章《家有理工男,是人生的一场悲剧》,让我对我家的理工男重新审视了一下。

门铃响了,宁娴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门口,是一位送车票的女人,宁娴接过车票,轻轻的说了句“谢谢”,关了门,依旧坐在窗前,把握住手里的车票揉皱后松开手指,任它滑落到地板上。宁娴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车票,眼泪也跟着滑落在地上。这是她最后一次看那张车票上的地址,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或许是不能看了,因为一切跟那张车票的所有关联,都到今天切断得干干净净。

信天由命

我高一期末考试,数学和物理加起来考了62分,可以想见,我当初以为只有文理科,还不知道文理科之外还有一名字理工科。我家的理工男首先让我科普了一下,让我的知识面变广。但是我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就是闭上眼睛也不至于考这么点分吧?

认识滕子辉的时候,宁娴是一位多么快乐的女孩子。那时候滕子辉28岁,在法院工作,只是他跟宁娴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很近,坐大巴车一个小时的车程。他1米83的个子,浓密的寸头,墨一样黑泛着幽蓝的光泽。俊朗的脸,时常爽朗的哈哈大笑。介绍人把他们介绍给对方的时候,宁娴对他一见钟情。出于女人的矜持,宁娴表现的很平静,之后倒是滕子辉大方的邀请宁娴一起出去吃个晚饭。滕子辉的热情带着霸气和不容置疑,宁娴还没等表态,滕子辉一句“走啊?”还有那张俊朗的脸,让宁娴忽然没有了拒绝的勇气。介绍人说了些祝他们相处愉快的话就乐呵呵的离开了。滕子辉带着宁娴出门后,说“我们去对面那家火锅店如何?”宁娴嘴角轻轻翘了一下表示了同意,滕子辉也微笑着看着她。过马路的时候,滕子辉的手从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宁娴的腰避过了速度并不快的车,宁娴忽然觉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对男人怀抱的向往。

微风轻抚有叶飞扬有叶婆娑还有的从不飘荡

我恍然大悟:大哥,原来考试闭上眼睛会考得更好啊?!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席间,滕子辉对宁娴照顾的很周到,他吃饭好香,看着男人的好胃口,宁娴都觉得那是一种男性魅力。滕子辉时不时的从升腾的火锅热气里,眼里满是微笑的看着宁娴,宁娴的心里痒痒的都是喜欢了。

迷幻的轻飏满足的梦想对依靠的眷恋零星回响

刚约会时,他告诉我他现在正在研发3G产品,为了套近乎,我故意装出极大的好奇:什么是3G?

吃完饭,滕子辉跟宁娴又聊了一会,滕子辉幽默逗乐,宁娴经常被他逗得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心里的紧张和不自然少了好多。说了好一会话,滕子辉停顿了一会忽然对宁娴说“你也太漂亮了!”宁娴的心迅速陷入了类似热恋的感觉里。

心在微风中荡漾还紧紧地抓住依靠自由的飞翔永远留在梦乡

然后就悲剧了,他唾沫星子乱飞,滔滔不绝,此处省略600字,不是因为少儿不宜,是因为不懂加没记住。人家最后关切的问:听懂了吗?我俱实回答:听懂了最后三个字。

之后的他们顺利的相处着,滕子辉经常给宁娴打电话发短信,宁娴每次都沉浸在那样的快乐里。经常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做着手边的一切。即使夜里滕子辉很晚打来电话,宁娴已经睡着了被他的电话吵醒也感觉甜蜜,滕子辉只说“我想你了,宝贝。”宁娴就躺在那里甜蜜着不说话,有几次听滕子辉说这样的话,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没见过风的飞扬没有过飞翔的梦想叶轻轻的在树上平静安详

——最后是四个字,你怎么小学毕业的?

之后的他们热恋着,宁娴想象着他们的将来能够执子之手,那时的日子里满是微笑和恬静。

任风吹过心从不荡漾梦想和依靠幻影的霓裳

幸好,我得手之后,对这些问题一概没有了兴趣,否则,这世上会多了一个疯子理工男。

大概过了半年之后,滕子辉忽然没有原来那么勤的打电话给宁娴,短信也少了很多。宁娴出于矜持也没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后来很久滕子辉也没有消息,宁娴忍不住打电话给他,问他怎么这么久没有联系自己。滕子辉说自己得了腰脱,在家休息没上班。宁娴说要去看他,滕子辉说:“好啊!”语气里满是开心,宁娴的心才落了地,还自责自己不懂事,胡乱往不好的地方想了很多。

图片 1

我们买了一台电脑,那时电脑还属于比较稀罕之物吧。但是不知为什么,该电脑一到我家就开始鼠标乱串,根本没有办法点击。拿回卖的地方修了几次,理工男自己亲自动手外加同事帮忙,愣是没有搞定,后来我急了,给换了一鼠标,结果电脑好用了。但天下开始不太平了,每每说起此事,我都要借机冷嘲热讽一番。理工男气急得直说真是秀才遇上了兵。

第二天,宁娴买了车票幸福满心的坐车去看她日思夜想的滕子辉,滕子辉亲自去车站接的她,宁娴很高兴,或许是她美丽灿烂的笑容融化了滕子辉,他一把抱住宁娴,抚摸着她的头发好久没有松开。滕子辉把宁娴带到自己的住处,招来他的一帮哥们一起出去吃了饭。席间滕子辉把宁娴介绍给他的哥们,让他们叫宁娴“嫂子”,宁娴心里幸福的开了花,脸上觉得热热的。他的那些哥们跟滕子辉一样开朗热情,开宁娴的玩笑但很有分寸。滕子辉也爽朗的哈哈笑着,脸上的表情满是骄傲。

婚后和他第一次回他家乡,我被那一片片相连的黄色油菜花给迷恋住了。人家看我乐不思蜀样,想锦上添花:那边还有白色的油菜花。我瞬间凌乱:你干嘛指着萝卜花说是白油菜花,欺负我城里人没见识呀?我大伯赶紧解释说那归功于我婆婆觉得他读书好,就什么也让他不干,因此五谷不分。

有一天下午,宁娴正在班上,滕子辉的一个哥们忽然给宁娴发了个短信,问她和滕子辉相处的怎么样。宁娴说,“一直很好啊!”忽然她心生一丝奇怪:滕子辉的哥们为什么会给她短信问这个呢?过了一会她给滕子辉的那个哥们短信说“为什么问我这个啊?”那哥们好久没回短信。等宁娴下班回到家,都吃完了晚饭,忽然短信响了,宁娴赶紧拿起来,是滕子辉的哥们回的短信,说“没事,随便问问,滕子辉对你好就行。”她更加奇怪了,追着问到底他为什么今天给她发短信还说这样的话。那哥们实在没憋住,就跟宁娴说了一件让她感觉心被瞬间冰冻住的事。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梦想和依靠,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