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丈夫还我情人还我,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时间:2019-12-07 19:39来源:两性话题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看似简单的问题,但确很难回答。 至少我在恋爱时,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未闪过这个念头。我想,大多数热恋着或曾热恋的人们都未曾、也未暇设问自己。老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看似简单的问题,但确很难回答。

图片 1

图片 2

至少我在恋爱时,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未闪过这个念头。我想,大多数热恋着或曾热恋的人们都未曾、也未暇设问自己。老婆有个朋友,三十好几都快四十了,和我差不多年龄,至今单身未婚,有热心人仍为她物色合适对象,但她兴趣不高,还找什么呀--这么长时间都一个人过了,早已习惯单身生活,再找一个来,肯定不适应,还得处处忍让。再说,他喜欢我什么呀?我又钟意他哪点啊?英俊潇洒已经不能让我注目,有钱的男人又不好找,定的标准还是这么高、这么多,而自己却越变越熟,干脆省省吧!瞧,这么理性地找一个人爱,顶多签个婚契,然后再慢慢筛出爱情的小粒吧!

爱的美妙和美妙的爱

无数美军士兵,不!而是成千上万的美籍兵士奔赴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战场,谁没有身体伤害,又有谁的精神上不是伤痕累累?

爱情,从恋爱起就是盲目的、冲动的,不需要修饰矫作,多原始多自然,不带任何问号、任何理由。当你错过了恋爱的季节,就如没有在相宜的时间做相宜的事,一些非自然的因素带进了心坎。年龄越大,爱情的磨合期就越长,要考量的问题也越多,人的性情、习性都由柔转刚,要为彼此改变就不容易了,就会为自己找出爱的理由。这时,爱情的其他价值就体现了,当然,爱情的超值衍生物不是我们一般老百姓所能体验的。还有,当爱情出现故障时,也会假设这样的问题,就像在《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爱情故事--

爱情无疑是世间最可宝贵的一种经验,一种体验。人在爱的时候处于一种微醺的陶醉状态,会觉得天比平时蓝,阳光比平时明媚,生活比平时美好,心情比任何时候都爽,就连令人很难直面的宇宙的空旷无意义似乎也不再那么令人绝望。

准确的说,应该是千千万万的美国家庭伤痕累累,千千万万的美军家属伤痕累累,而其中,那些士兵的家属中,尤其是女性成员,伤痕尤其累累,苦痛特别累累,精神障碍尤其累累。对于很多美国女性来说,她们不熟悉战争的恐怖,很难知道如何更好地支持自己的亲人。在而过去十年的战争中,大约毎5个退伍军人中就有一人被认为是患有某种形式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军人们的妻子必需始终致力于帮助自己的丈夫治愈在前线的创伤,回到原来的生活。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是完全徒労,根本无可能实现的。于是,越来越多的美国军人亲族、家属、亲人开始以全新、惊人的形式与战争对峙,在她们自己美丽的背脊或者玉臂、嫩腕上滴血刺字、紋身,以各种语句明确地表示讨厌战争、反对战争!她们以千千种种的语言文句,哭诉这种意志:还我丈夫!还我情人!还我青春!还我父亲!还我哥哥!还我自我!......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其实,这是想逃避却又无法割舍... 至尊宝由情圣到齐天大圣,也还是不能释怀前世情缘,他只有变成齐天大圣了,才能去救紫霞,可他一旦成为齐天大圣了,就再也不能去爱紫霞了。这是爱人的悲哀,也是影片定格的爱情命定悲剧。紫霞曾对至尊宝说:“这座山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在内!”可她到死也无法拉住至尊宝的手,她与凡人一样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无法预知未来......

当爱情发生时,人们可以忽略贫富贵贱、美丑妍媸,甚至忽略年龄和性别;为了追求爱情,人们可以忘掉世俗的讥讽,忍受羞辱和折磨;人们甚至会为爱情发疯,发狂,自残,自杀。爱情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它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图片 3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其实对绝大多数正常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完全多余的问题。犹看世态,有人在戏耍爱情,亦有人在火火地爱、偷偷地爱、漫漫地爱着、苦苦地爱着,有人爱得激情四溅,爱得白头偕老,有人爱得平淡无奇,爱得苦不堪言。也许爱与不爱,就是人们选择的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罢了,本无孰对孰错。爱就爱了,无需理由;需要理由,还叫爱吗?但,不爱一个人,却可以有成千上万种理由,随你编织哪一条。要爱,就付诸行动,大胆地去爱、去追;抑或是等想完整了,找出爱的理由了,才愿施舍出爱,但这样的人,你敢全部交付他被他爱吗?

当爱情来临时,身边鸟语花香,芳香四溢;内心充满喜悦,憧憬美好,动人的歌声不绝于耳,只有想象中的天堂可以与之媲美。尝过爱情滋味的人,世间最美味的珍馐佳肴他也不愿拿来换,荣华富贵全都视为粪土,不值一哂。

图片 4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还我丈夫还我情人还我,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