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的一次相亲,天河里的虎斑贝

时间:2019-12-19 08:37来源:两性话题
周六我和太太应邀参加了儿子好友的婚礼,因为男女主角都是美国出生没有宗教信仰的ABC,所以这是一场普通的西式婚礼。由于我们来美已快二十年还是首次参加西式婚礼,因此觉得非

周六我和太太应邀参加了儿子好友的婚礼,因为男女主角都是美国出生没有宗教信仰的ABC,所以这是一场普通的西式婚礼。由于我们来美已快二十年还是首次参加西式婚礼,因此觉得非常有趣。

细品七夕的故事,似乎蕴藏了像夜空一般深远的无奈和痛楚。

浩是教授的同学,虽然是我的学长,但一直不记得见过。鱼儿和教授好了以后,每次聊天儿,听得最多的就是教授的名字,我知道,鱼儿上心了。一次,鱼儿说是要给人做媒,让我也去,说是怕人少了尴尬,于是,我也很高兴的去凑热闹了。相亲那天,女方居然没去,我很是替浩难过了一下。于是,我们四个人出去吃了饭,还看了个电影儿。结束后,教授很自然的去送鱼儿了,浩负责送我。浩有点儿害羞,说话时总是紧紧张张的,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有点儿象个电影演员。后来,一群人出去玩儿了几次,和浩也慢慢的熟了。但一直没见到谁和浩走到一起,我想,也许介绍的不合适吧。直到有一天,浩一个人来找我,结结巴巴的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跑去问鱼儿,原来那次媒是给我做的,鱼儿说我太各色,所以做了个幌子。前一阵子和朋友在网上聊天儿,朋友说我欠他个人情儿。原来当年,浩转身走掉之后去找了他诉苦。他陪着浩在电报大楼的台阶儿做了半宿,第二天,朋友就发高烧了。直到现在,每次提起浩依然单身的事儿,鱼儿总会笑说是我耽误了人家,这也是让我觉得鱼儿唯一暗算我的一次。

婚礼由一家当地婚仪公司包办,地点在一家乡村高尔夫俱乐部会所。参加婚礼的人有二百多人,都是在美国出生或在幼年来美的亚裔年轻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医生药剂师和工程师。因为年轻,很多人都是带着小baby出席的。

图片 1

在我眼里,相亲就像是在书店里买书,看看书皮儿,再翻翻简介,却总是没时间把一本书看全的,但书店却是一定要有的。

婚礼仪式于傍晚六点整,在会所后面高尔夫球场上一个被落日余辉照得金光闪烁的小池塘旁举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婚礼主持人,站在一个象征婚姻殿堂的小木屋前宣布仪式开始。先是新郎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婚姻殿堂前等候新娘,然后是花童撒花伴郎伴娘开道新娘在父母的搀领下来到婚姻殿堂前,最后由主持人向双方重申婚姻对彼此的价值和意义后,把双方交给彼此。

无数星辰流光璀璨,汇成了浩淼的天河。 在静谧的深夜,凝神远眺,可以看到亿万年前的景致,银白的浪花卷上夜色的岸边,又卷着星雾消散;侧耳倾听,可以听到亿万年前,天河的叠荡的波涛声,声声阵阵,拍打着心弦,哗~永恒,哗~永远.... 天河那边,仃立着他的精魄, 河风折卷着她泛旧了的绯红裙裾。 天河这边,仃立着她的灵魂, 还有酣睡在身侧的两个孩子。 可相望而不可及,涛声幽咽, 淹没了的细语..... 不可及而可相望,星光流转, 依稀中的面庞..... 这样千千年,万万载的相思折磨,是我们祖先的想象力。唯一的慰籍,寄托给湮然如幻一年一度的鹊桥相聚。听说七夕之夜,通常都会下雨,是不是天上人间的哭泣? 可曾看见,第一个述说七夕故事的人,眼睛里有泪光,口气中有无奈?可曾想过,那一群聍听故事的孩子,星眸会渐渐黯淡,才能把这样的故事代代相传? 天河的星辰沙砾里,埋藏着虎斑贝,没有星光灿烂,却同样情深意长。

仪式结束后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自由活动时间。来宾们可以在会所酒吧间品尝各种鸡尾酒烈酒红酒啤酒或饮料,同时还可以品尝从烤肉夹带子到各色涂料饼干的开胃点心。而在举行仪式的小池塘旁,任何人都可以和新郎新娘一起,由专职婚礼摄影师拍照留念。

图片 2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我唯一的一次相亲,天河里的虎斑贝

关键词: